凉子黎

我爱的哥哥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emmm有小可爱想要之前的原图(๑ºั╰╯ºั๑)在这里啦!日常表白贝贝!太爱他了怎么办!

好喜欢出道舞台的哥哥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小周养了个翔宝宝0-3

芝-芝:

重新写的版本


 


0、  


周泽楷第N次翻身,为什么……为什么是他呢?谁都可以,为什么是他一手带大的孙翔?周泽楷翻来覆去地想,这不是兄弟乱伦吗?


 


1、


周泽楷回到客厅看到一地的尿不湿,很是不解,刚才小肥翔还坐在沙发上玩他的小鸭子,他不过是去厨房倒个水,结果出来孩子就不见了。


带肥翔的保姆回家过年了,妈妈在书房写作,爸爸明天才放假,带孩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周泽楷身上,其实他也不过七岁,一个肥翔比三百只鸭子还可怕,他觉得自己实在难堪重任,可妈妈耍赖,说自己今晚再不交稿编辑就要杀到家里来,叫他陪弟弟玩。小肥翔现在可皮了,这么点大的人还会发脾气,还会和人打架,不如他意,他不是咬人就是瘫在地上哭,怎么抱都不肯起,一滩泥似的软在地上,周泽楷最近有些头疼。


一个十四个月,走路摇摇摆摆跟小肥鸭一样的小娃娃会躲哪去呢?周泽楷原地转了一圈,走到肥翔的婴儿车那,诧异地看到小家伙四仰八叉地躺在婴儿车里,小老爷似的。


难怪地上全是尿不湿,原来是他把婴儿车里的东西全丢地上的,周泽楷伸手捏他粉嘟嘟的小脸,极度纳闷他是怎么爬上来的。虽然婴儿车前面放水杯的挡板被妈妈拆下来,但这高度对小肥翔的身高来说应该是有困难的。


小肥翔除了会叫妈妈外还不会说话,抗议周泽楷捏他脸就咿咿呀呀地叫,挥舞着肥肥的小胳膊要打周泽楷。


“谁叫你不乖?” 其实周泽楷捏得不重,但肥翔在家被惯得厉害,小姨从来舍不得打他一下,所以周泽楷一打他屁股捏他小脸蛋他就生气。


“啊、咿——”肥翔中气十足地扯着嗓子喊,一会就把周妈妈叫来了。


周妈妈看着丢了一地的尿不湿,惊讶地问:“泽楷,怎么回事?”


周泽楷指着坐在婴儿车里的胖娃娃:“我倒水,他丢的。”


周妈妈过去把肥翔抱起来亲了口,笑得慈眉善目:“小翔宝,你怎么这么调皮?十个你哥哥都不如你一个难带。”


周泽楷心说那你还把他交给我一个人带?


周妈妈似乎有读心术,儿子一个眼神她就明白是什么含义,劝慰儿子道:“你小姨父做非洲的援外项目,春节都回不来,你小姨去看看他,就半个月,很快的。翔翔确实是我见过的最皮的孩子,但半个月后就回家了,你可千万别嫌他烦。”


“不会。”周泽楷腼腆地对妈妈笑了笑,他喜欢小肥翔喜欢得不得了,小姨走的时候又特意拜托他要好好照顾肥翔,他也答应了,就算肥翔再皮他也不会嫌弃。只不过他希望有人能陪他一起跟肥翔玩,他一个人带肥翔实在太累了。


“那就好,你陪弟弟玩,妈妈今晚就截稿了。” 周妈妈把小孙翔放婴儿车里,摸摸儿子的头,再次把大任交给他。


周泽楷:“……”


他不说话周妈妈就当他答应了,完全不顾他眼里的幽怨,飞快地回书房。


小肥翔睁着黑亮的大眼,对他伸手示意要抱。


周泽楷点点他小鼻子:“叫哥哥才抱。”


十四个月大的宝宝已经能听懂一些话,小肥翔笑眯眯地喊了声妈妈。


“哥哥。”周泽楷纠正他,他身边没别的孩子,无从比较,但他觉得十四个月大只会喊妈妈的小娃还是怪笨的。听妈妈说他十四个月大的时候已经会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这么比较,他觉得自己比小肥翔聪明了四倍。


“妈妈。”小肥翔明白周泽楷大概是不满意他的发音,又字正腔圆地喊了声。


周泽楷叹息:“不对,叫哥哥。”


“妈妈。”


“哥哥。”


“妈妈。”


“哥哥。”


小肥翔见他还不抱自己,不耐烦了,哼了声蹬着小短腿自己爬下婴儿车,跑去玩地板上的兰博基尼车模。


这家伙一秒钟没人盯着都不行,昨天晚上就是没盯牢,他跑到书房爬到椅子上抠爸爸笔记本键盘玩,抠下了两个按键,把爸爸搞得哭笑不得。今天早上,肥翔趁大家不注意,把他飞机模型的螺旋翼给掰断了。昨天中午才到他们家来,已经弄坏他们家两件东西,这破坏力不可谓不惊人,所以周泽楷一点都不敢大意。


周泽楷陪他玩了会车模,但小肥翔没一会就玩腻了,开始掰车门玩,周泽楷不得不把他抱到沙发上坐着,但他没一秒钟消停的,坐在周泽楷腿上指着茶几上的果盘嗷嗷地叫,表示想吃水果。


周泽楷伸手拿了个橘子来剥,肥翔迫不及待地想抢,周泽楷好笑地把手举高,有趣地看他着急皱眉。


肥翔的表情很凝重,盯着周泽楷,似乎在思考为什么他明明拿了橘子还不给自己吃。一个宝宝脸上露出这种神情,怎么看怎么有趣。


“乖,给你吃。”周泽楷笑了笑,掰了一瓣,还没送到他嘴边就见他张嘴等着了。


橘子刚送到他嘴边,就被他一口咬住吸果肉和汁水,且欲求不满地把周泽楷的手往自己嘴边推了推,周泽楷一不留神,小肥翔使劲一吸就把整瓣橘子吸进喉咙里。


周泽楷吓了一大跳,昨晚看新闻报导,有个保姆给两岁的孩子吃果冻,结果果冻卡在孩子喉咙里,使其窒息致死,小肥翔才十四个月……周泽楷正惊慌失措,小肥翔哇哇叫了声,指着周泽楷手上剩下的橘子,表示自己还要吃。周泽楷松了口气,见他那迫不及待的馋样,只觉得可爱无比。肥翔脸胖嘟嘟的,皮肤光滑细腻,嘴巴小小的,樱桃似的,眼睛又大又黑又圆又亮,盯着他手上的橘子专注无比,有趣得紧,周泽楷忍不住笑出声,又剥了一瓣,担心他又一口气吸进去会噎到,这次撕成两半才送到他嘴边。


小肥翔一口叼住吞进嘴里,吃得无比满足。周泽楷不知不觉喂了他一个橘子,结果没一会就悲剧了,他只觉得腿一热,肥翔一泡尿撒在他大腿上。


……为什么没人给小肥翔穿尿不湿?周泽楷悲催地想,妈妈你根本忘记怎么养小宝宝了吧?


更悲催的是晚上周泽楷和肥翔一起洗澡,肥翔盯着他的小鸡鸡看了几秒钟,突然趁着周泽楷不注意扯了下他的小鸡鸡,周泽楷疼得打他手,坐在浴缸里夹紧自己的腿,小肥翔生气地哼了声,低头好奇地拉拉自己的小鸡鸡。


“羞不羞?”周泽楷又打他手。


肥翔这回还手了,于是两个小孩在浴缸里打起来,搞得浴室里全是水,被进来查看他们洗澡的周妈妈骂了顿。


“我不带他了。”被训的周泽楷闷闷地说,自己用毛巾擦干身体穿睡衣。


周妈妈一边给肥翔擦他肉肉的小身子一边用脚轻轻踹自己儿子屁股:“小子,还生妈妈气啊?”


周泽楷抿了抿唇:“没有。”


“那是生翔翔气?”周妈妈好笑地问。


周泽楷不吭声。


周妈妈语重心长地道:“翔翔还是小宝宝,什么都不懂,你是哥哥,要让着他。你爸是独生子,你妈也就你小姨一个妹妹,你们这辈就你们两个孩子,他是你唯一的弟弟,你们要像亲兄弟一样亲,知道吗?”


周泽楷点点头,他不大爱说话,总是能不出声就不出声,他知道妈妈说的有道理,他也有把肥翔当亲弟弟疼,但是任何男人被扯了蛋,就算是亲弟弟也会生气吧?肥翔手劲可大了,把他扯得好疼,可肥翔扯自己小鸡鸡的时候就知道轻轻的,这孩子多会使坏啊?


不过周泽楷并没气肥翔多久,两人上了床之后,小肥翔穿着贴身衣物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像个蚕宝宝,边滚边咯咯笑,周泽楷挠他脚底板和腋窝,他就笑得更厉害了,一边笑一边躲,特别好玩,周泽楷轻易原谅了他。后来肥翔玩累了,就窝在周泽楷怀里睡觉,这么大点的小人儿,还侧着睡,并且把小肥腿跷在周泽楷肚子上。


小家伙只要睁开眼就没一刻消停的,睡着时安静的样子格外可人,周泽楷没见过比他漂亮的宝宝,忍不住在他额头脸颊亲了好几口,心想小肥翔要是女孩子就好了,他可以给他扎辫子,买芭比娃娃,看他穿漂亮裙子,等他长大了给他送玫瑰和戒指,像电视上演得那样跪下向他求婚。可惜他是男孩子,不过周泽楷也不嫌弃他,他照样会对小肥翔很好很好,保护他,守护他长大。只是他们不能结婚了,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比小肥翔可爱的人在等他。周泽楷这么想着,就睡着了。


半夜被肥翔的哭声吵醒,肥翔边哭边叫妈妈,周泽楷把他抱起来哄他:“你妈妈去看你爸了,很快回来。”


肥翔不懂他说什么,哭得忒揪心。


周泽楷急得团团转,心想他该不会是病了吧,难道是着凉了?他虽聪颖懂事,毕竟只是个七岁孩童,不知道这叫嗷嗷待哺。


很快周妈妈被肥翔的哭声呼唤来,快手快脚地给小娃娃冲好奶喂他,肥翔含着奶嘴吸得扛扛的,堪称狼吞虎咽,周泽楷大长见识。


“好能吃。”周泽楷惊叹。


周妈妈笑道:“明晚还要他跟你睡吗?小宝宝每晚都要喝奶哦,而且翔翔食量大,一夜要喝三次左右,你会睡不好哦。”


周泽楷思考了几秒钟,点头:“要。我学冲奶。”


周妈妈吃惊地看着他:“你行?”


“嗯。”周泽楷坚定地点头,“我带他。”


周妈妈欣慰地笑了笑,儿子肯带小外甥固然是好事,她却不敢真的把小宝宝交给自己七岁多的儿子,万一出了什么事,她怎么向妹妹妹夫交代?


“我们三个一起睡吧。”她说,很自然地抱着小肥翔上了儿子一米五宽的床,“三个人也不挤哦。”


周泽楷嘴巴微嘟,他好久没和妈妈一起睡了,有些不乐意。再说他想和肥翔一块睡啦,抱着肥翔肉嘟嘟的小身子特别舒服,还可以对他说很多不好意思或者不乐意对别人说的话,反正小肥翔听不懂。


“翔翔真是能吃能睡。”周妈妈把肥翔嘴里的奶瓶拔了,瓶里最后一滴奶吸光的时候,肥翔正好睡着,效率真是高得让人叹为观止。


“会长高的。”周泽楷随口说,摸摸肥翔小嫩脸。谁想一语成谶,十多年后,小肥翔竟然长成了一米八五的壮小伙,比他还略高一点。高挑的孙翔经常仗着身高挑衅他:“我比你高比你帅,凭什么不能压你?”


 


2、


早上周泽楷起床时肥翔早就穿好衣服被周妈妈捧在手上把屎把尿了,他这会倒是安静,不哭不闹不吵的,表情挺认真严肃。


周泽楷拿起牙刷挤了点牙膏,用食指滑了下他光滑的小脸:“好臭。”


小肥翔瞄他一眼,又淡淡地注视前方,周妈妈替肥翔道:“哥哥讨厌,哥哥自己就不臭啦?”


周泽楷笑了笑,刷牙洗脸。


“哥哥给翔翔按下马桶冲水按钮。”周妈妈吩咐。


周泽楷伸手按了下冲水键,肥翔又看了他一眼,出恭之后似乎有精神了,咿咿呀呀地乱叫,周泽楷也不管他洗脸没,凑过去就在他脸上香了口。


“哥哥给翔翔擦屁股。”周妈妈把小肥翔屁股托高点。


周泽楷抽了几张纸给他擦干净,周妈妈对肥翔道:“宝宝谢谢哥哥。”


周泽楷笑:“不谢。”


“亲哥哥下。”周妈妈给肥翔拉好裤子,抱到周泽楷面前,小肥翔似乎能听懂,真的凑上去亲了周泽楷一口,周泽楷有些惊喜。


“我们洗手吃早饭啦。”周妈妈把肥翔抱到水池边调好热水,让他洗手,“今天的早饭是姨父做的哟,翔翔喜不喜欢?”


吃早饭的时候,周泽楷发现肥翔还挺喜欢爸爸做的早餐的,他坐在周妈妈腿上,每次周妈妈把舀一勺粥送他嘴巴,他就张大嘴。但是吃了几口,他突然嗯嗯地叫起来,在周妈妈腿上扭来扭去的,还着急要站起来。


“怎么了?”周泽楷摸肥翔脑袋。


肥翔指指放在桌子中间的几碟小菜,又指指自己的小碗,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


“你碗里有。”周妈妈好笑地说,把他的小碗斜一点给他看,肥翔看到果然不闹了。


“小馋鬼。”周泽楷捏他脸。


“哼!”肥翔怒气冲冲地瞪他。


“就捏。”周泽楷觉得肥翔好有趣,又捏他另一边嫩脸。


“啊——”肥翔怒吼,张嘴要咬人。


“泽楷别逗弟弟了。”周爸爸好笑地制止儿子,他儿子平时沉静乖巧,绝对谈不上活泼,但家里有了另一个孩子,他就顽皮了不少,果然还是缺小伙伴的缘故吗?


“小邪头。”周妈妈轻轻咬了咬外甥白皙细嫩的脖子,舀了一小勺拌了鸡蛋的白粥送他嘴边,“快吃饭。”


“嗯嗯——”肥翔用这个字的第二声和第四声表达对白粥的不屑,并且把小脑袋转到一边去,又指了指有小菜的碟子。


周妈妈挑了一些小菜在粥上,他就张大嘴了。


“好馋。”周泽楷取笑小肥翔。


肥翔的馋周泽楷可是见识到了,昨天周泽楷拿了盒曲奇饼干,还没拆开,小肥翔嗷嗷叫了几声,小跑到沙发边,拍拍沙发,示意周泽楷赶紧坐下。周泽楷如他所愿过去坐下了,小肥翔把他并拢的膝盖往两边一掰,自己一个巧妙的站位,卡到他腿间,抬头看他,张开嘴巴示意他赶紧喂食,把周泽楷逗笑死。


“哥哥小时候还不是馋。”周妈妈替小肥翔回讽周泽楷。


周泽楷说:“没肥翔馋。”


周妈妈说:“哥哥讨厌,喝奶的宝宝肥点有什么奇怪的,还给我们取外号,不跟哥哥好了。”


“哼嗯——”小肥翔发出一个长音,好像都听懂了似的,对周泽楷噘嘴表达不满。


周泽楷发出低低的笑声,觉得和小肥翔一起生活真的好有意思啊,可惜只有半个月。


 


3、


对于周泽楷而言,小肥翔的成长好慢,他等了很多个日日夜夜,小肥翔才会喊哥哥,才听得懂他说的故事,才会和他一起玩游戏。


他九岁了,即将三岁的小肥翔才到他腰那么高。不过这样也好,周泽楷能轻松地抱起他。


“妈妈我要吃蛋糕。”坐在宝宝椅上的肥翔第三次对孙妈妈说。


“等会,吃完饭再吃蛋糕。”孙妈妈揉揉儿子小脑袋。


“我吃完了。”肥翔眼巴巴地看着她。


“可是大家还没吃完。”孙妈妈遗憾地对他说。


“我也吃完了。”周泽楷舍不得小肥翔再等了,反正今天他是寿星,他最大。


“泽楷真是宠弟弟啊。”孙妈妈笑,外甥是怎么对儿子的,这些年她可是看在眼里,她觉得即便是亲哥哥也不过如此了。


周妈妈也吃饱了,对大家道:“那就让服务员把菜撤了,打开蛋糕点蜡烛吧。”


周爸爸抬手叫服务员。


“真好看!”肥翔看到漂亮的蛋糕兴奋地鼓掌,又指着周泽楷头上金色的象征寿星的纸皇冠,“那个帽子给我。”


周泽楷摘下帽子给小肥翔戴上,小肥翔粉雕玉琢的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奶声奶气地道:“谢谢哥哥。”


“不谢。”周泽楷亲他越来越漂亮的小脸。


周妈妈为儿子点好蜡烛,唱完生日歌提醒他:“许愿吧。”


周泽楷双手合十,默默许愿:“希望小肥翔平安健康快乐地长大。”


他还没默念完自己想了两天的愿望,就听肥翔脆生生地道:“我要长到哥哥那么高,hu~”


周泽楷还没来及吹蜡烛,蜡烛已经被小肥翔吹灭了。


“哈哈哈哈~”四位家长爆笑,周泽楷则是好气又好笑。


“泽楷,切蛋糕吧,这回翔翔不会和你抢了。”周妈妈把塑料做的刀递给周泽楷。


小肥翔在蛋糕上指了几下,迫不及待地说:“哥哥,我要那个,那个还有那个。”


“小馋猫,要这么多吃得完吗?”孙妈妈刮儿子小鼻子。


肥翔骄横地道:“我就要。”


周泽楷非常惯他,当然要什么给什么,把写着生日快乐的巧克力牌、黄桃、猕猴桃、提子、巧克力棒都挑给他。


“哥哥最好。”肥翔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接过一大碟蛋糕,吃得满嘴奶油。


庆祝完了生日,两家人带着各自的孩子离开餐厅。小肥翔摇着爸爸妈妈的手撒娇:“今晚我跟哥哥去好不好?”


“为什么要跟哥哥去?”孙妈妈问。


肥翔道:“我想哥哥了,好不好?”


“好。”一个好听的童音插进来,孙爸孙妈一看,是周泽楷。


于是小肥翔这晚就跟周泽楷回家了。


在车上,小肥翔坐姨妈身边开心地道:“姨妈,我三岁啦。”


“对啊,还有几天,翔翔就三岁啦。”周妈妈搂着小家伙轻声哄着。


“我今天就三岁啦。”小肥翔纠正,“我今晚过生日了。”


周泽楷:“……”


“小笨蛋,今晚是你哥哥生日。”周妈妈纠正他。


小肥翔皱眉:“不是啦,是我生日,我还戴帽子许愿吹蜡烛了,你们还给我唱歌了呢。”


周妈妈&周爸爸:“……”


原来一晚上,他都以为大家是在给他过生日啊,这熊孩子,真叫人哭笑不得。


“小笨蛋。”周泽楷轻声在心里说,“我愿意和你分享我的生日。”


回到家,周妈妈把小肥翔洗得香喷喷的送到周泽楷床上:“照顾好弟弟哦,我不管你们啦,有事再叫我。”


“哥哥给我剪脚趾甲。”小肥翔翘起自己的小肥脚。


周泽楷去拿指甲剪伺候这位小老爷,小肥翔边享受着周泽楷的伺候边玩手指。


“哥哥你许什么愿了,为什么没说出来?”小肥翔问。


周泽楷捧着他小脚道:“说出来,不灵。”


小肥翔后悔地捂住嘴,急得要哭了:“那我一直长不到哥哥那么高了吗?”


周泽楷有意逗他:“是啊。”


小肥翔哇地一声真哭了。


周泽楷连忙亲亲他脚背:“骗你的,会长高。”


小肥翔抽噎着道:“哥哥坏,我要长得比哥哥还高。”


“嗯。”周泽楷把他抱怀里亲亲他粉嘟嘟的小脸。


肥翔嗅嗅鼻子:“哥哥我想喝奶,喝完我就睡了。”


周泽楷去给他拿温好的牛奶,小肥翔奶瘾很大,喝的比周泽楷还多,而且他还是个两岁多的宝宝,喝奶要用奶瓶喝。周泽楷看他微微仰着头,抱着奶瓶喝奶,觉得特别萌,又在他脸上亲了好几口。


肥翔把奶嘴从嘴里拔出来:“哥哥你干嘛啊?别在我喝奶的时候亲我,会影响我。我喝完再给你亲。”


“好。”周泽楷等他喝完后在他脸上亲了十几下,然后肥翔也回亲了十几下,两人心满意足地睡了。


到了半夜,周泽楷觉得小肥翔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的,他往上爬了些伸手打开床头灯,一有光,小肥翔就醒了,揉揉眼睛,看清楚眼前人是谁,扁着嘴要哭了:“哥哥,我妈妈呢?”


“在家。”周泽楷把被子往上提,遮到他脖子以下,生怕他着凉了。


“那我在哪?”小肥翔带着哭腔问。


周泽楷说:“我家。”


“我怎么在你家?我要回家,我要妈妈。”小肥翔哽咽了。


周泽楷在被窝里搂着他,拍他后背:“你要来的。”


“哇,那我现在要回家。”小肥翔大声地哭了,他平时都是靠妈妈睡的,闻着妈妈身上好闻的味道睡得特别安心踏实,夜里醒了妈妈还给他把尿,哄他继续睡。


“明天。”周泽楷有些头疼,小孩子真是说风就是雨的,“乖,不哭。”


“呜呜呜,我想妈妈。”肥翔哭得一抽一抽的。


“哥哥在。”周泽楷轻抚他后背给他顺气,“哥哥在呢。”


小肥翔哭了几分钟,有些累了,知道现在不可能回去,就靠周泽楷怀里说:“你哄我睡觉。”


“乖,睡吧。”周泽楷哄道。


肥翔皱眉:“不是这么哄的。”


“那怎么哄?”周泽楷挑眉。


小肥翔回想了下妈妈怎么哄自己的,正儿八经地道:“来,哥哥跟我念。”


周泽楷严肃地点头。


小肥翔:“心肝儿。”


周泽楷:“……心肝儿。”


小肥翔很满意:“宝贝儿。”


周泽楷说得有些艰难:“……宝贝儿。”


小肥翔笑眯眯的:“妈妈的小肉肉。”


小姨真是太惯她的宝宝了,周泽楷嘴角抽了下:“……我的小肉肉。”


小肥翔连贯地道:“心肝儿,宝贝儿,妈妈的小肉肉,快睡吧,再不睡就长不高了。”


周泽楷麻木地道:“心肝儿,宝贝儿,我的小肉肉,快睡吧,再不睡就长不高了。”


“嗯,哥哥我睡了,明天见。”说着在被窝里对周泽楷挥手拜拜。


周泽楷笑了笑,亲他额头,把灯关了。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在自己床上发现了一块地图,肥翔坚持说不是自己尿的,是哥哥尿的,周泽楷说那你裤裤怎么湿的,肥翔说肯定是哥哥尿到我小裤裤上了。


周泽楷:“……”


周妈妈道:“来喜了啊,泽楷这回期末考试肯定年纪第一了。”


周泽楷:“……”


 

『搬文』系统之半身动物(NP!!!强推!!!!) 【bl文吧】 http://tieba.baidu.com/p/3184463032?share=9105 (分享自 @百度贴吧)

[全职/喻黄] 脑洞储藏室--黄少与桃

Akira_Mao:

    喻文州一直觉得, 黄少天大概是只猴子。 哦不, 他就是一只猴子, 因为对桃子的热爱, 蟠桃、蜜桃、黄桃、油桃......全世界已知的1000种桃子, 他能说出8成 , 同时发誓退役之后要带着爱人遍吃全球美桃 !!!!! 


    咳咳, 说正题.


    昨晚黄少天桃隐发作, 拉着喻文州跑去水果店二话不说搬了一箱就走, 吃的还剩两个拍着滚圆的肚皮倒在床上就要睡. 喻文州觉得, 如果黄少天是只狗的话, 大概现在正满意的摇着尾巴.


    "少天, 去刷了牙再睡."


    "哎呀队长不要嘛队长你让我休息一下肚子太重了我起不来等一下等一下再去刷我保证不会睡着的你放心嘛真的真的真的"


    "......"


 


    一个小时以后, 黄少天依旧躺尸床上.


    "少天, 刷牙." 


     黄少天不动


    "少天, 刷牙, 不然我就把那两个桃子扔掉."


    "哎呀队长你开什么玩笑呢呵呵呵我不是说休息一下就去嘛这就休息好了这就刷你千万不要跟桃子一般见识啊"


    '跟桃子一般见识' 少天你实在是.... 喻文州扶额.


 


    早上7点, 喻文州轻轻抬起扣在自己肩上的手, 压在肚子上的腿, 缓缓坐起, 看着少天微红的脸, 撩开额前的刘海印下一吻,  忍不住轻轻捏了捏脸颊.


    "队长你别跑让我亲一下给你吃桃哼哼嗯" 迷糊着咕哝了一句翻身又睡过去.


    "... 少天, 我不要桃子..." 喻文州笑了笑起身去做饭. 看到厨房里的那两个桃子,仔细的洗好一个放在橱柜上, 一个包好放进黄少天包里.


  


    鱼粥小菜叉烧包, 黄少天循着香味起来迷迷糊糊洗漱完毕坐到桌前, 吃完突然想起昨晚的桃子.


    "队长队长桃子呢桃子呢昨天最后的两个桃子你不会真的扔掉了吧我听话去刷牙了你不会扔掉的对不对在哪儿呢"


    "在厨房."


    "我就知道队长你最好了肯定不会跟桃子一般见识桃子桃子我来了你们在哪快出来啦啦啦啦啦啦啦"


    "......"


    "队长怎么只有一个怎么只有一个昨晚明明还有两个我的桃子呢还我桃子还我桃子啊我不依我的桃子啊我的桃子少了一个我不依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少天, 另一个我给你洗好放在包里了, 一会儿训练休息的时候做点心...."


    "@(。・o・)@  ~(>_<。)\o(╥﹏╥)o 队长......."


    "队长我错了你对我最好了你别跑啊队长队长你别跑让我亲一下给你吃桃子我的桃子都给你吃!!!!!" 


    "... 少天, 我不要桃子啊嗯嗯" 


     Chu~


 


 


======================================================


此脑洞鸣谢 屁桃惜人君~